您的位置:首页 > 股票 > 正文

通联资本怎会与万向系无关?浙商银行的股权纷争或已拉开帷幕

论情感,鲁伟鼎对万向的传统产业远远比不上他一手创立的金融版图。虽然万向系在在浙江资本圈的地位一直是传统产业建立起来的,甚至万向系之所以能在金融圈尚有一席之地,也是建立在传统产业的声明远播及资本积累之上的。 但显然万向的传统产业已是大江东去,二代接班从金融入手也是常态。更何况一手打造了万向系金融版图的鲁伟鼎。他创立的通联资本,一直是万向、乃至整个浙江民间金融的大鳄,但由于银监会的一纸征求意见稿,摆在鲁伟鼎面前的可能是,坐稳浙商银行第一大民营股东的地位,还是真正切割整个万向系与通联资本的关系。——其实哪一块都难舍弃。

浙商银行在中国商业银行史上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它曾是一家完全意义上的民营银行,且较早的具备了跨区域的经营牌照;名字里的“浙商”二次,使得浙江民间资本屡屡以成为这家银行的股东作为自身实力及在金融圈影响力的最根本的标志;背靠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地区,这家银行的发展,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省商业银行。

就在浙商银行奔赴A股IPO征途之际,一份掷地有声的意见稿,引起了各位股东的警觉——其中当然包括已是浙商银行二股东的万向系已投资了诸多其他银行的安邦系。

根据截止11月2日披露的浙商银行招股书显示,万向系民生人寿持有浙商银行股权3.58%,通联资本持有2.42%;安邦系旗下旅行者汽车集团持有浙商银行股权6%,如若通联资本与“万向系”为一致行动人,则“万向系”共持有6%浙商银行股份,与安邦同列第一大民营股东之列。

石油

根据银监会的征求意见稿,商业银行的股东必须符合“两参”或“一控”的规定,即统一股东只能参股两家商业银行,或只能控股一家商业银行;同一关联公司合计不得超过该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的5%。

这一规定将万向系一直的嫡系通联资本推向公众。虽然早在2015年,万向即已经撇清与通联资本的关系,但实际上,时至今日万向仍然与通联资本关系密切,而是否为同一关联公司,实属需要人为判定之事。

如果通联资本确实属于万向系,那么在安邦系可能因新规减持浙商银行的情况下 “万向系”将成为浙商银行的第一大民营股东。

在征求意见稿颁布前,万向系的商业银行“明牌”,包括持股4.47%——略低于监管红线的浙商银行,以及与蚂蚁金服合作参股18%的浙江网商银行。似乎《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落地,并不会对万向系的金控版图造成影响。

通联资本——万向系的第二支点

通联资本是否仍然是万向系一致行动人?

根据公开资料,目前通联资本的股权已经从最初的管大源持有95%、鲁伟鼎持有5%,变更为如今陈栋持有96%、祁堃持有4%。

上述提到的管大源,可以说是万向系的“大管家”。他是“万向系”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以及顺发恒业的董事长与法定代表人,并在老董事长鲁冠球病逝之后接下了万向系旗舰万向钱潮的董事长。但通过层层交易接盘“陈栋”,却无法在公开资料中核实其与万向系的关系,祁堃作为万向集团的“老人“则已经在不久之前离职。包括万向系上市公司顺发恒业在2015年曾函告,作为其第二大股东的通联资本与万向集团已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

石油

看似通联资本已经与“万向系”完成切割,可蹊跷的是,根据投资时报近期的对万向集团官网电话的采访,接听者称“通联资本还是万向下属公司,大股东还是万向集团”。